冻卡阴影笼罩币圈:炒币赚了一千多万 却不敢变现_区块链_中国IDC圈

冻卡阴影笼罩币圈:炒币赚了一千多万 却不敢变现_区块链_中国IDC圈
“交易了四笔,银行卡被冻结了三次,最后一次选择了支付宝,结果也因为被系统判定交易异常,支付宝又被冻结。”
买了却不敢卖、获利却难以变成现实财富,在比特币价格屡创历史新高之时,类似的遭遇如阴云一般,笼罩在每一位炒币玩家头上。
自诞生以来,尽管价格时常巨幅波动,但比特币已成为知名的另类资产被越来越多人熟知并交易,价格节节攀升。硬币的另一面,比特币的半匿名性,成为某些犯罪分子隐藏身份、转移资金、逃避外汇管制的温床。尤其在2017年以来,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斩断以法币购买比特币等数字资产途径以来,多种1:1锚定美元的稳定币如USDT、USDC,成为币圈基础工具,为以上行为提供了更加便捷和无风险的通道。
2020年以来,随着公安部、央行等多部门联手打击治理跨境赌博资金链行动,借助比特币、稳定币等虚拟资产进行洗钱和资金转移的行为,被监管更加密切的关注。一旦在某些非法资金的传播链条中有所涉及,例如在有涉案嫌疑OTC商家处卖出虚拟币,或被银行判定为异常交易后,即会触发银行卡冻结,时间从三天到两年不等。更有甚者,会被公安部门指令要求配合调查,解释资金来龙去脉。
冻卡潮席卷之下,尽管年底币价节节攀升,但圈内却风声鹤唳,OTC商家人人自危。一位资深玩家对腾讯新闻《潜望》诉苦称,自己从3月份比特币价格低点开始大胆买入,随后又押中一些DeFi概念资产,今年赚了一千多万,但身边朋友普遍被冻卡的经历,让他不敢轻易尝试变现,只好换成稳定币在交易所放着。
“前几年币圈人没有这么杂,所以KYC比较好做,但是这两年鱼龙混杂,有一些诈骗、涉赌甚至涉毒的资金,通过各种伪装想利用虚拟币洗出去,稍有不慎就会中招。”一位专做虚拟资产场外交易的OTC商家对腾讯新闻《潜望》描述,尽管这部分资金占很小很小的比例,但一旦涉及,整个资金传播链条的上下游都会被牵连,导致冻卡甚至更严重的后果。
腾讯新闻《潜望》从接近监管人士处获悉,央行与外汇局对前述风险早已有完善的监管办法,也有专门的司局直接负责,“例如类稳定币Libra发布白皮书的当天,我们就请他们就其中风险来进行了解释。”在反洗钱和打击跨境赌博资金流动监管力度日益加码的趋势下,未来对币圈的灰色行为打击力度只会更严。
这也意味着,冻卡潮可能仅仅只是开始。“合规是未来的唯一出路。”一家头部交易所联合创始人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交易所需要在源头做好把关,对OTC商户准入资质进行更严格的审核。
稳定币成洗钱绝佳载体
自2009年诞生以来,比特币因其数量有限、去中心化、半匿名性等特点在近几年迅速风靡全球,吸引了众多关注的目光。
但这些特征,也导致比特币被少数犯罪分子用以各类灰色地带。而通过比特币来绕过央行外汇管制,将资本转移出境,亦成为其用途之一。
一个极端案例是,在2015年A股股市异常波动期间,通过高频交易获利20多亿元的贸易公司伊世顿,谋求通过比特币来转移巨量资金。
腾讯新闻《潜望》获悉,伊世顿彼时找到了比特币中国这一交易平台,但比特币中国相关人士透露,伊世顿没有通过相应的实名制验证,且交易数额巨大,这一行为引起平台的警觉,从而拒绝了伊世顿交易请求。
但比特币价格波动幅度较大、交易速度缓慢等缺点,不能为洗钱行为提供足够的安全垫。随着虚拟资产市场发展,让法币和虚拟资产连接起来的稳定币,因为在波动剧烈的虚拟资产市场提供保值属性,在成为币圈的基础货币之外,也被犯罪分子看上,成为更高效率、更加安全的洗钱载体。
其中,USDT(中文名为“泰达币”)为市场占有率最高的稳定币,当前总市值已超过 190 亿美元。该稳定币由Tether公司推出,1USDT等值1美元,用户可以使用USDT与USD进行1:1兑换,同时Tether 公司声称遵守1:1的准备金保证,即每发行1个USDT代币,其银行账户就会有1美元的资金保障。
对于稳定币带来的风险,国内监管早有警觉。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多次表示,全球性稳定币对公共政策和监管形成了诸多风险,比如法律确定性、治理、反洗钱、反恐融资、反大规模杀伤武器监管、支付系统安全、市场稳健、个人隐私与信息保护、消费者与投资者保护、缴税合规等挑战,并很有可能导致地下经济通道完全打开,成为非法交易的工具。
国际反洗钱权威组织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报告也指出,稳定币会导致虚拟资产生态系统发生变化,并造成较大的洗钱和恐怖分子融资风险。
“阿猫阿狗都进来了”
由虚拟资产特别是稳定币引发的洗钱风险,正是让整个币圈陷入冻卡潮的根本原因。
一位虚拟资产钱包创始人告诉腾讯新闻《潜望》,“这两年最大的问题是阿猫阿狗都进币圈了,不能沾上这些人。”另一位从事OTC多年的商家诉苦,最初做这一行的时候,对客户的审核最多是防范电信诈骗资金,但因为境外博彩、杀猪盘的兴起,这些“阿猫阿狗”后面都是涉赌甚至涉毒的钱,想要通过场外交易,达到资金跨境转移或者洗钱的目的。
“稍有不慎,就有37天套餐等着你,甚至直接入刑。”这位商家描述,一位同行因为执行KYC不彻底,被当作涉赌资金中介,配合公安部门调查37天证明自己不知情才被放出来,在他那里进行买卖的炒币玩家银行卡也都被冻结。
在9月举办的一场会议上,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局长廖进荣介绍了打击治理跨境赌博犯罪情况。他透露,据初步统计,每年自境内流出涉赌资金超一万亿,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不断加剧经济金融安全风险。从犯罪形态来看,部分涉赌团伙利用虚拟币收集转移赌资,甚至在缅甸部分地区以投资为由,行网络赌博之实。这类新型通道不可冻结,匿名难以溯源,给打击工作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央行在10月曾披露,人民银行惠州市中心支行协助当地警方破获一起利用虚拟币泰达币(USDT)的跨境网络赌博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77人,打掉赌博网站3个,涉案金额近1.2亿元。此案不仅在银行账户内流转,还涉及虚拟货币,并通过多次洗白,资金走向极为隐蔽。
“我们现在尝试纯净交易,简单来说就是经手的每一笔钱和每一笔币都得单独审,但这只是一个理想,如果每一笔流水都要审核,基本上已经把99%的用户阻拦在外了。”前述虚拟资产钱包创始人表示,在监管趋严态势下,OTC商家越来越不好做。
为避免银行卡被冻,炒币玩家内部总结出不少经验,例如不要用工资卡、常用卡进行买卖,如果一旦被冻结房贷车贷都会断掉,征信也会出问题,也不要用大型银行的卡,因为风控更加严格。
类似的经验还有资金流水要过夜,更高阶的做法是买卖通过不同的银行卡,卖币所得资金立刻买成理财产品,然后再提现。
打击力度只会更严
但不管商家和玩家如何规避,受制于虚拟币的灰色身份,以及与不法资金难以断绝的联系,冻卡潮或将只是一个开始。
接近央行的监管人士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目前的监管思路依然是“一切按照七部委的通知办理”。2017年,央行等七部委公告称,严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对于跨境赌博资金链的打击也一直处于高压态势。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近期指出,斩断跨境赌博资金链是坚决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重要任务。要高度警觉、准确把握打击治理跨境赌博金融监管工作面临的困难与挑战,继续加强调查研究,摸清摸透跨境赌博资金流转作案手法,准确把握涉赌资金链实际情况,及时有效调整防控治理战略战术,有的放矢、有效阻击。
范一飞强调,要强化统筹协调,做好信息共享,充分调动基层分支机构的力量。同时,强化主体责任,继续按照“谁开户(卡)谁负责”“谁的用户(商户)谁负责”“谁的合作客户谁负责”原则,严肃问责持牌支付服务主体责任。此外,有针对性地加强客户身份识别、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账户取现身份验证等风险防控工作。
外汇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当前打击整治跨境赌博工作面临的形势依然非常严峻和复杂,将保持对跨境赌博资金非法转移的高压打击态势,配合公安机关,持续严厉打击地下钱庄,坚决斩断涉赌资金非法汇兑和流通渠道,依法查处为跨境赌资违法违规提供支付结算服务的银行和支付机构。
高压态势之下,笼罩在炒币玩家头上的阴影难以散去。一位圈内人士预测,参与炒币的玩家,近一两年中可能都会经历人生中的第一次被冻卡。

Author: admin